奇皇后9  

奇皇后第41集劇情

奇皇后尋得燕鐵寶藏

燕飛秀與奇皇后合作,假以約見伯顏將燕鐵寶藏之處洩露出來,伯顏信以為真做好尋找寶藏的準備,偷聽到談話內容的唐基勢也做好了出城準備,只要出城趕到燕飛秀所指的礦山村,到時一定可以挖出父親燕鐵埋葬的寶藏。

人為財食,鳥為死亡,在強大的金錢吸引力之下,任何人都會喪失心智,跟隨唐基勢多年的廉屏秀就是如此,得知寶藏藏在礦山村,廉屏秀心中升起貪念,充滿敵意盯著唐基勢,暗中決定奪走唐基勢家族埋葬的寶藏。

山雨欲來風滿樓,寶藏之事泄露,皇宮各個勢力都在醞釀尋寶計劃,原高麗王王裕深夜秘會奇皇后,兩人經過詳細周密的商議,決定借助元順帝身份庇護秘密開展尋寶計劃。

皇太后對寶藏一事並不知道,在皇宮生活多年,皇太后跟普通百姓家族的婆婆沒有區別,整天都是想著如何調教兒媳,由於元順帝過度寵愛奇皇后,皇太后非常不滿,趁著與元順帝共同進聚的機會,皇太后形容奇皇后是妖女,元順帝對皇太后的言詞大為光火,念在皇太后是長輩,僅是板著面孔提醒皇太后不要再胡言亂語。

坐在一邊的伯顏忽都表面看起來軟弱無助,實則內心對皇太后與奇皇后的爭端竊喜不已,不等皇太后繼續與元順帝爭執,站在餐桌旁邊的一名宮女忽然倒地昏死,一名太監趕緊上前察看宮女的身體情況,赫然發現宮女染上了傳染病。

傳染病比任何疾病都要可怕,患上這種疾病可以一傳十十傳百,從太監檢查出宮女患上傳染病開始,原本安寧祥和的皇宮急轉直下,取而代之的是急促惶恐和不安。

皇太后與奇皇后捂著手帕來到宮女養病的地方,赫然發現已經有許多宮女患上了傳染病,皇太后對突發事件六神無主,奇皇后趁機提出安排元順帝暫時住到別處,皇太后沒有往心裡去,同意了奇皇后的建議,奇皇后見皇太后上當,心中竊喜不已。

表面上看,轉移元順帝的住處是在避開傳染病,實際上奇皇后還有一層不可告人的目的,那就是利用元順帝的身份掩人耳目行尋寶之事。

脫脫來到礦山村四處尋找寶藏,諾大的村莊毫無一絲線索可尋,正當脫脫因為無法找到寶藏確切埋藏地點之時,旁邊忽然傳來幾個小孩吟唱兒歌的聲音。

聽著小孩們吟唱的兒歌,脫脫眼睛一亮命令手下人記下小兒所唱歌曲,事後回到府上仔細推敲,脫脫赫然發現兒歌包含的內容便是寶藏埋藏詳細地點,經過一番推敲,脫脫將寶藏埋藏地點鎖定在伯顏的府邸。

伯顏現居府邸為已故燕鐵故居,燕鐵狡猾機智將龐大的寶藏埋在自己的住處,這是讓人始料不及的。

這邊脫脫找到了燕鐵寶藏埋藏之處,那邊奇皇后早已當先展開行動秘密派人在伯顏府上尋寶,為了不讓伯顏發覺有人尋寶,奇皇后專程與王裕還有元順帝來到伯顏府上,三人陪著伯顏一起玩樂打發時間,三人中只有元順帝被蒙在鼓中,王裕與奇皇后心知肚明。
燕飛秀受奇皇后的命令找來馬車做好裝寶藏的準備,奇皇后手下宮女帶了幾瓶含帶蒙漢藥的酒水,花言巧語哄騙伯顏家的將士喝酒,幾個將士不知有詐喝完酒水昏迷過去,奇皇后藉故離開王裕等人,行色匆匆在伯顏府中四處尋找寶藏。

經過一番尋找,眾人來到一處書房,書房中擺著許多書架,其中一座書架遮擋了一處密道,奇皇后的手下推開書架的時候,眾人才發現書架後方有一處密道。

古舊的木門散發出濃濃的神秘氣息,奇皇后當先推門步入暗室,其餘人相繼跟進,在奇皇后帶領下,眾人相繼打開擺放在密室中的木箱,一坨坨金燦燦的黃金相繼面世,室內擺放的木箱少說有幾十箱,光是一箱的黃金足以購買大量武器兵馬,眾人膛目結舌看著滿室黃金,暗暗驚嘆已故的燕鐵貪了大量錢財。

燕飛秀將密室內的黃金全部運走,奇皇后扮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回到元順帝身邊,脫脫尋到書房走進密室,看著空空如也的空間,心中猜到了已經有人提前一步找到了寶藏。

找到寶藏的人定是奇皇后無疑,懷惴沮喪無奈的心情,脫脫回到伯顏身邊,謊稱寶藏已被付之一炬,伯顏等人信以為真,懊惱萬分痛惜錯失一筆巨額財富。

翌日,燕飛秀帶著一隊人馬拉著幾車黃金向奇皇后宮殿趕去,一行人來到宮殿門外被元順帝等人叫住,元順帝強行打開木箱發現了滿箱的黃金,奇皇后見秘密被發現,索性主動找開木箱向皇太后等人展示黃金。


奇皇后第42集劇情

伯顏忽都陷害奇皇后失敗

燕飛秀在奇皇后的陪同下押著滿箱黃金向興德殿走去,一行人來到殿外遇到了元順帝等人,元順帝見奇皇后神色異常拉著幾車箱子歸來,心中升起懷疑要求察看木箱內的物品。

奇皇后見元順帝執意要看箱中之物,只得讓元順帝打開了其中一個木箱,元順帝打開木箱赫然發現裡面全是黃金,心中一緊迅速關閉木箱,神色慌張催促奇皇后趕緊將木箱拉回殿中。

站在一邊的皇太后以及伯顏忽都察覺到元順帝面色不對勁,二人升起警疑開始懷疑箱中藏放著不可告人的物品。

在皇太后強烈的要求下,奇皇后索性打開木箱展示裡面的黃金,謊稱是送給元順帝的進貢,皇太后不相信奇皇后的話,要求將其它木箱也全部打開察看,奇皇后早就事先做了準備,運送箱子之前叮囑燕飛秀僅運送一箱黃金,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皇太后見車隊僅有一箱裝著黃金,其它木箱裝的全是衣物綢緞,心中不再懷疑奇皇后,放過了車隊。

元順帝回到宮中思前想後,總覺得奇皇后神色異常隱藏著什麼秘密,手下人早就對奇皇后不滿,提醒元順帝不要過於信任奇皇后,以免日後讓奇皇后奪取王朝權勢。

手下人的話激怒了元順帝,雖然連日以來對奇皇后有所懷疑,但元順帝依然深深愛著奇皇后,旁人如果說奇皇后的是非,都會引來元順帝勃然大怒。

奇皇后回到宮中也在思念著元順帝,想想自己的所作所為,奇皇后覺得有必要將真相告訴給元順帝知道。

伯顏準備征戰,滿朝文武官員出言反對,元順帝見伯顏征戰遭到所有官員反對,心中有意幫助伯顏,故意詢問伯顏是否知道關於反對征戰的法律。

伯顏聽出了元順帝話中之意,當場宣稱如何官員反對征戰可視為造反,滿朝文武官員聽完伯顏的話嚇得面色大變,無人敢再提出異議反對伯顏征戰。

雖然在大殿上不敢反對,但還是有人在私下勸說伯顏三思後行,此人便是伯顏的親屬脫脫,脫脫不贊成伯顏征戰,希望伯顏不要步燕鐵的後塵,燕鐵之所以敗給元順帝,就是輸在過於貪婪,相比之下,伯顏如何也因為過度慾望征戰,到時勢必也要走燕鐵的後路,雖然脫脫說得頭頭是道,但伯顏就是堅持要出征。

脫脫見無法說服伯顏,只得無可奈何離去,脫脫離去不久奇皇后來見伯顏繼續勸說,伯顏知道奇皇后是一名奪權慾望非常重的女人,於是勸說奇皇后好好當皇后不要再企圖奪權,奇皇后見伯顏看出了她的心思,心中暗暗驚嘆伯顏比燕鐵更可怕。

伯顏忽都打算陷害奇皇后,為了達到個人目的,伯顏忽都對手下宮女蓮尚宮威逼利誘,逼著蓮尚宮暗中虐待摩珂皇子,奇皇后渾然不知抱著摩珂皇子玩樂,事後摩珂皇子回到皇太后身邊哭個不停,皇太后在旁人的指點下翻開摩珂皇子的衣服一看,赫然發現小皇帝身體有幾處淤青,之前明顯被人虐待過。

得知奇皇后不久之前抱過摩珂皇子,皇太后來到后宮將所有王妃召集到一起,打算對奇皇后興師問罪。

機靈的奇皇后來到后宮得知事情原委,立即讓所有宮女妃子挨個將摩珂皇子抱到懷中,摩珂皇子雖然不懂得說話,但已經有自我意識,之前是誰虐待了摩珂皇子,摩珂皇子自然會產生排擠反應。

果不其然,摩珂皇子到了蓮尚宮懷中忽然放聲大哭,虐待摩珂皇子之人定是蓮尚宮無疑,奇皇后將蓮尚宮關押到牢房中刑訊逼供,雖然蓮尚宮不肯招供,但奇皇后已經知道幕後主使就是皇后伯顏忽都。

為了不讓蓮尚宮日後再胡來,奇皇后道出摩珂皇子並非元順帝親生的真相,要求蓮尚宮在適當的時候將真相公之於眾。
伯顏出征首戰告捷,元順帝深受鼓舞憧憬著王朝勢力壯大的一天,豈料天不隨人願,不久之後伯顏的部下節節敗退,整個王朝陷入到了頹廢沮喪中。

屋漏偏遭連夜雨,唐基勢趁著元順帝意志消沉之時,假造了一封王裕與奇皇后私定秘密協議的信件,元順帝看完信件悲痛欲絕焚燒,雖然對奇皇后開始絕望,但元順帝還是趁著奇皇后來皇宮的時候抱緊奇皇后,希望時光永遠停止在與奇皇后相愛的時刻。
五年過後,伯顏部下再次戰敗,元順帝意志消沉喝得酩酊大醉,當眾砍殺了打了敗仗的將軍。


奇皇后第43集劇情

王裕背上叛變之名

遠征軍相繼失利戰敗,元順帝心情苦惱借酒消愁,一次忽聞戰敗將軍回來,元順帝怒從中起提劍入殿,當著眾人的面揮劍斬殺戰敗將軍。

伯顏等人沒有料到元順帝視人命如草芥,人人嚇得面色大變難以置信看著元順帝,元順帝已經喝得酩酊大醉,在恍惚的意識中,元順帝產生了幻覺,彷彿看到其它幾名跪在地上的戰敗將領在嘲笑他。

在幻覺的驅使下,元順帝目露凶光來到一名跪地將領身邊,揮劍就想再次大開殺戒,站在一邊的伯顏一見情況不妙,趕緊出手勸陰元順帝,元順帝已經失去了理智,衝著伯顏大吼大叫企圖將伯顏一併殺死。伯顏心知無法阻擋元順帝,只得橫下心要求元順帝處死他。

眼看元順帝就要處死伯顏,奇皇后及時開口喚醒了元順帝的意志,元順帝拿起沾滿鮮血的長劍看了一眼,完全無法接受之前自己胡亂殺人的行為,惶恐不安中元順帝眼睛一閉昏倒在地上。

太醫將元順帝送回寢宮休息,元順帝甦醒過來投入奇皇后懷抱中,像個受到驚嚇的小孩一樣在奇皇后懷中尋找安寧,奇皇后憐愛的看著元順帝,總覺得元順帝好像變得跟原來不太一樣,元順帝雖然確實對奇皇后產生了一些異心,但並沒有開口承認。

摩珂王子每日在皇太后的教導下習字做畫,一日與奇皇后之子麵見元順帝,元順帝對摩珂王子充滿反感,每次見到摩珂王子的時候,元順帝總覺得像是見到了已故的答納失裡皇后,當年答納失裡仗著父親燕鐵的權勢不可一世,屢次不把元順帝放在眼中,對於元順帝來說,與答納失里夫妻相稱的歲月無疑是一段刻骨銘心的惡夢。


在本能的驅使下,每次元順帝見到摩珂王子就會產生反感,相比之下,奇皇后之子深受元順帝喜愛,二個小孩每次面見元順帝的時候,元順帝總是將摩珂王子晾在一邊,旁若無人抱著奇皇后之子親熱。

奇皇后之子年紀比摩珂小,雖然讀了一些詩書但總是健忘,受到元順帝冷落的摩珂忍無可忍一時失語聲稱自己也念過書,元順帝聞言勃然大怒,答納失裡去世以後,他一直禁止摩珂學武習字,以免摩珂開啟心智對殺害母親的傷人展開報復,如今得知摩珂習字,元順帝勃然大怒責問當事者,皇太后見元順帝發怒,只得出面承認是自己教了摩於習字,元順帝已是怒髮衝冠,雙目噴火狠狠責罵了皇太后一頓。

元國屢屢戰敗,伯顏等人查出高麗王王裕私自販賣火藥給敵國,敵國提升戰鬥力致使元國屢屢戰敗,元順帝得知王裕的行為,勃然大怒寫下詔書意欲處決王裕。

摩珂得知王裕叛國,心中燃起熊熊怒火,決定親自奔赴高麗國將王裕帶回來,當年雖然不是王裕親手殺害了答納失裡,但王裕也是其中一個幫兇。

皇太后見摩珂決意要去高麗國,只得派出軍隊護送摩珂,摩珂來到高麗國大殿外面,要求王裕出殿迎接,王裕就是不肯出殿迎接,二人一個在外一個在內僵持到傍晚。

在手下人的勸說下,王裕出殿迎接摩珂,摩珂仇恨的瞪著王裕,狠不得扒其皮食其肉,王裕心知摩珂被人從小惡意教唆,不以為然沒有將活在仇恨中的摩珂放在眼中。

元順帝在詔書中要求王裕返回京城,王裕不敢違抗皇命跟隨摩珂等人向京城方向走去,一路跋山涉水來到元朝邊境,所有人安營扎寨休息。

夜幕降臨,唐其勢悄悄來到營中走進摩珂的營賬中,摩珂見舅舅出現,喜極而泣投入舅舅懷中。

唐其勢對以前無法保衛摩珂母親感到愧疚,痛哭過後指揮手下人奇襲王裕。

王裕猝不及防束手就擒,與二個手下淪為階下囚,次日天明被摩珂押送上路,一路上唐其勢對王裕揮鞭相向,王裕頻頻倒地倍受折磨。

車隊回到京城,許多老百姓夾道看熱鬧,廉屏秀與幾個同伴混在人群中高呼殺掉王裕的口號,煽動老百姓對王裕產生仇恨。幾人每呼喊幾聲口號,臉上帶著得意洋洋的表情扭頭向藏在不遠處的唐其勢看過去。

王裕與手下人被帶入王宮之中,元順帝得知王裕被帶了回來,立即提起一把長劍由王宮中走出來,快步來到王裕面前揮起了長劍,生死攸關之際,奇皇后急步如飛向元順帝走了過來。


奇皇后第44集劇情

王裕被流放

王裕被帶到京城接受懲治,元順帝親自來到殿門等待王裕到來,奇皇后得知王裕被綁,趕緊趕到殿外打算阻止元順帝殺掉王裕。
元順帝對王裕痛恨之極,總覺得王裕一直都在嘲笑他,為了發洩心中怨恨,元順帝抽出寶劍打算斬殺王裕。

眼看王裕就要死在元順帝手下,皇太后趕到現場,勸說元順帝如果真的想殺掉王裕,就應該將王裕的同黨一併找出來再處決,奇皇后得出皇太后話中有話,心中非常惱火認定皇太后所指的同黨就是指她。

王裕暫時被關入大牢受審,元順帝心情沉悶回到殿中用膳,下人端來了一些好酒好菜,元順帝看著桌上的酒菜,忽然想起奇皇后叮囑他不能喝酒的事情,元順帝雖然對奇皇后不滿,但依然視奇皇后的話為金句良言,回想自己以前醉酒殺人的事情,元順帝立即命令手下人搬走酒菜。

王裕與幾個手下被帶到大牢關押,伯顏親自審訊王裕,非常希望能從王裕口中獲得其它同黨的信息。

奇皇后正在四處想辦法搭救王裕,由於時間緊急,奇皇后找到一些大臣,來到一處寺廟中議事,當眾將摩珂王子非答納失裡親生的真相說了出來,大臣們聽完奇皇后的話大驚失色,最後一至同意幫助奇皇后。

王裕依然被關在大牢中受審,伯顏命令手下人搬起幾塊大石壓在王裕手上,王裕痛不欲生忍住痛苦就是不敢招供,伯顏見狀拿起一隻燒紅的烙鐵,慢慢放到王裕的面前,眼看王裕就要被烙鐵烙上鐵印,有人忽然趕到牢中提醒伯顏不要傷害王裕。

在來人的帶領下,伯顏來到牢外一看,赫然發現許多大臣站在院落中,不約而同要求皇太后放掉王裕,所有大臣給出的放人理由讓伯顏大吃一驚,不知道是什麼人透露了消息,大臣們竟然知道順祖受到伯顏指使,捏造假證陷害王裕。

皇太后逼於無奈只得提議將順祖帶到京城,以便能與伯顏對質,伯顏心知不能讓順祖來到京城,思前想後派出幾名手下暗殺順祖。
行刑之日到來,順祖遲遲沒有出現,元順帝迫不及待命令手下人將王裕等人帶到法場,皇太后與伯顏竄通一氣,二人私自打賞一些百姓,慫恿百姓在法場上仇視奇皇后,藉此煽動百姓們對奇皇后的仇恨,奇皇后聽著百姓們視她為仇人,臉上升起了驚訝的神色,坐在一邊的皇太后與伯顏相互對視一個眼神,二人因為成功煽動百姓沾沾自喜,不料一幫新的百姓忽然來到法場,大聲感謝奇皇后發放糧食,奇皇后聽在耳中驚訝不解,完全記不起在什麼時候發放糧食給百姓。

站在一邊的脫脫向奇皇后遞去一個會意的眼神,早在之前他打賞了幾個百姓,要求百姓們維護奇皇后。

皇太后與伯顏的奸計沒有得逞,王裕等人接受行刑,方內官為了替王裕爭取活命時間主動要求受刑,受刑方式是吊死在刑台上,一個士兵將繩索套入方內官的脖子中,將刑台下方的木板移走,方內官身子懸空吊到型台下方,情況緊急即將斃命。

幸好奇皇后及時趕來彎弓搭箭射斷了繩索,方內官掉到台下的地面逃過了一劫。元順帝沒有料到奇皇后敢私自救人,臉上升起了驚訝的神色,奇皇后旁若無人宣布順祖到來,順祖出面做證證明受到伯顏的指使陷害王裕。

王裕與幾個手下逃過了一劫,元順帝將所有官員召集到大殿之上,忽然當眾宣布將玉璽交給伯顏保管,以便能讓伯顏行使更大的權力,元順帝非但不治伯顏的罪,反而給予伯顏更高的權力,這讓奇皇后又驚又怒卻又無可奈何。

王裕被流放出城,伯顏親自來到城外與王裕匹敵,眼看王裕就要死在伯顏手中,埋伏在一旁的唐其勢帶著手下衝出來射傷了伯顏,伯顏在手下人的保衛下匆匆回城,燕飛秀與幾個手下趁機救走了王裕。

脫脫與唐其勢的手下一奮血戰,晚上帶傷回到京城宮殿,奇皇后遇到脫脫髮現脫脫臉上有傷,心中升起狐疑詢問脫脫遇到了什麼事情,脫脫面色黯色看著奇皇后,將王裕被殺的事情說了一遍,奇皇后沒有料到王裕被殺,臉上升起悲痛看著脫脫,厲聲向脫脫追問兇手的身份。

脫脫並不知道行凶者是誰,面色黯色站在當場不知如何回答。


奇皇后第45集劇情

摩珂是奇皇后之子

王裕被唐基勢伏擊下落不明,脫脫回到宮中頭破血流見到奇皇后,奇皇后得知王裕被殺死,心中悲痛欲絕認定是伯顏所為,為了幫助王裕報仇,奇皇后當著脫脫的面誓要與伯顏鬥爭到底。

元順帝心情煩惱喝了很多酒,在醉意的驅使下來到奇皇后居住的興德殿,奇皇后對元順帝到來泰然自若,元順帝一時怒從中起,提醒奇皇后應該高興才是,深宮大院中的妃子很難有幸受到元順帝寵幸,所以奇皇后應該因為元順帝的到來高興才是。

讓元順帝失望的是,奇皇后並沒有露出過多的驚喜,而是一臉無奈看著元順帝,元順帝見奇皇后對他的到來無動於衷,心中升起怒氣將奇皇后摁倒在桌上欲行男女之事。

奇皇后見元順帝決意如此,只得提醒元順帝是否想看她服服帖帖的順從模樣,元順帝受到奇皇后提醒,漸漸意識到了不能強行逼迫奇皇后做不願意做的事情。

京城中四處張貼王裕的畫相,唐其勢與手下人在一間客棧休息,幾人討論王裕的去向,王裕正與燕飛秀藏在木桶裡面,搭乘一輛馬車出城,馬車來到城門口的時候,脫脫叫住了牽馬的人,看著厚重的木桶,脫脫懷疑桶中有人,於是向木桶射出了利箭,利箭從木桶縫隙穿了進去,徑直扎入燕飛秀的身體中,燕飛秀為了隱藏行踪強忍劇痛一聲不吭。

脫脫沒有查出什麼可疑之處,讓車夫牽馬離去,馬車向前駛出不遠,脫脫赫然發現車上出現了一團鮮血。

看著紅紅的鮮血,脫脫猜到桶中之人中了利箭,於是不動聲色獨自跟著馬車出城。

馬車來到城外山路停下,燕飛秀吩咐趕車的手下人去通知奇皇后,手下人離去不久脫脫走了過來,燕飛秀大驚失色與脫脫激戰,由於身上受傷,燕飛秀敗在了脫脫手中,脫脫並不打算殺掉王裕,要求燕飛秀帶著王裕隱居深山不再過問世事。

奇皇后將蓮尚宮喚到身邊,要求蓮尚宮在元順帝選拔太子的時候道出摩珂的身份,蓮尚宮聽完奇皇后的話露出驚恐不安的神色,奇皇后心知蓮尚宮是擔心事後被人滅口,於是當場保證事成之後讓蓮尚宮平安出宮。

蓮尚宮沒有料到奇皇后會饒她一命,欣喜若狂謝過奇皇后,私下與廉屏秀見面,計劃出宮以後與廉屏秀一起成家生子。

廉屏秀也是歡喜得不得了,計劃著出宮以後與蓮尚宮開心在一起生活的情景,二人交談完畢,蓮尚宮從懷中掏出一枚戒指遞給廉屏秀,要求廉屏秀賣掉戒指以便能買房買地。

伯顏忽都見蓮尚宮神色異常,懷疑蓮尚宮與奇皇后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為了查到內幕,伯顏忽都來到蓮尚宮的住處,逼問蓮尚宮之前與奇皇后談了什麼話,蓮尚宮不肯把談話內容說出來,伯顏忽都命令手下人向蓮尚宮上刑,將蓮尚宮的脖子套進一條白絲帶裡面,蓮尚宮求生心切只得將與奇皇后的談話內容說了出來,伯顏忽都不聽則已,一聽之下面色大變立即要求蓮尚宮寫一封信紙誣陷奇皇后。

蓮尚宮為了活命照著伯顏忽都的話寫了一封信紙,伯顏忽都得到低紙命令手下人吊死了蓮尚宮。

奇皇后的手下聞訊來到房中,蓮尚宮已經氣絕身亡多時,有人在屋中找到了蓮尚宮寫下的一封信紙,紙上的內容赫然是奇皇后逼死蓮尚宮的內容。

蓮尚宮一死,奇皇后因為沒有證人指認摩珂心煩意亂,手下人提議奇皇后找徐尚宮,徐尚宮也知道摩珂的身世秘密,奇皇后沒有同意手下人的要求,認為徐尚宮不會幫助她。

由於找不到指認摩珂的辦法,奇皇后把心一橫來到寺廟中找到拜佛的摩珂,當著皇太后的面與摩珂交談,提醒摩珂不要聽信身邊人的讒言。

摩珂本來已經非常痛恨奇皇后,聽完奇皇后的話半信半疑,原本深藏在腦中的一些信念慢慢動搖。

奇皇后回到興德殿的時候,樸內宮在路上叫住了奇皇后,奇皇后見樸內宮慌張不安的模樣,趕緊將樸內宮喚到殿中議事。

樸內宮焦急不安看著奇皇后,希望奇皇后能搭救摩珂,過不了多久摩珂將會被人殺害。

奇皇后一直就視摩珂為眼中釘肉中刺,一聽樸內宮替摩珂說情,奇皇后並不打算營救摩珂,直到樸內宮透露摩珂是奇皇后的兒子。


奇皇后第46集劇情

奇皇后公佈摩珂真實身份

廉屏秀準備暗殺摩珂,樸內官得知消息立即找到奇皇后,請求奇皇后保護摩珂,奇皇后得知摩珂其實就是她的親生兒子,心中百感交織,立即帶著手下人前往摩珂住處。

廉屏秀與幾個殺手趁機潛入宮中暗殺摩珂,摩珂逃到奇皇后不遠的地方之時,廉屏秀謊稱受唐其勢托咐帶摩珂出宮,摩珂並不知道唐其勢其實不是他的舅舅,在廉屏秀的哄騙下轉身往回走。

摩珂向前走了幾步,禿滿忽然出現當場,大聲提醒摩珂不要上廉屏秀的當,摩珂回過神來撒腿向奇皇后跑去,廉屏秀見到手的獵物跑了,立即拉弓向摩珂射出毒箭,摩珂中箭倒在奇皇后懷中,被奇皇后抱回屋中治傷,禿滿見奇皇后一改與摩珂敵視的立場,面色焦急為摩珂的傷勢擔心,心中只覺百思不解,找到樸內官詢問個中原因,樸內官認為不是時候把真相告訴給禿滿,因此並沒有將真相說出來。

廉屏秀離開皇宮與伯顏忽都見面,伯顏忽都得知摩珂已經中了毒箭,心中歡喜認定摩珂命不久矣。

元順帝得知摩珂遇襲,且宮中傳出是奇皇后暗殺摩珂,元順帝開始懷疑是奇皇后所為,奇皇后來到元順帝身邊,當場表示一定會找出暗殺摩珂的兇手。

翌日,元順帝上朝,太后與皇后趁機指責奇皇后暗殺摩珂,奇皇后胸有成竹面對二個女人的指責,拿出一枚皇后專屬戒指,戒指是暗殺當晚禿滿公公在現場拾到的,憑著戒指就可證明伯顏忽都皇后是暗殺行動的策劃者,伯顏忽都沒有料到被奇皇后抓到把柄,情急之下咬定是奇皇后拾到了她的戒指,奇皇后見伯顏忽都不認賬,立即透露暗殺當晚廉屏秀是主謀,之前徐尚宮曾經見過廉屏秀與伯顏忽都秘會。
為了證明自己說的是對的,奇皇后讓徐尚宮出面做證,徐尚宮當著眾人的面坦承之前確實見過伯顏忽都與廉屏秀見面,案件由此大白,伯顏忽都就是暗殺摩珂的策劃者,奇皇后毫不客氣命人押走了伯顏忽都。

王裕與燕飛秀在無主之地養傷,燕飛秀烤了一竄烤肉給王裕,二人未及盡情享用,唐其勢帶著幾個手下騎馬追殺過來,王裕與燕飛秀趕緊踏上馬車逃走,二人一個負責駕車一個負責坐在車後還擊追兵。

唐其勢帶著幾個手下一邊騎馬一邊向燕飛秀射箭,燕飛秀射落幾個敵人不幸被飛箭射中身體,王裕一路狂奔甩掉敵人,抱著燕飛秀來到路邊休息。

燕飛秀奄奄一息看著王裕,非常喜歡與王裕單獨相處的時光,由於傷勢過重,燕飛秀死在了王裕懷中,王裕與幾個手下草草掩埋燕飛秀,一名手下將燕飛秀的遺物送給王裕,王裕接過遺物方知燕飛秀一直對他情有獨鍾。

伯顏忽都策劃暗殺摩珂罪不可恕,元順帝寫下詔書讓奇皇后廢棄伯顏忽都的皇后身份,伯顏忽都被幾個宮人強行脫下皇后衣服,身著一襲白衣披頭散發示眾,得知自己被廢除皇后身份,伯顏忽都情緒失控向伯顏求助,伯顏無力幫助伯顏忽都,提醒伯顏忽都注重個人儀表,奇皇后宣讀完詔書,提醒伯顏忽都將會被流放到山村中終於不得外出。

伯顏忽都被士兵押入囚車離開京城,廉屏秀站在街邊觀察,眼見伯顏忽都失勢,廉屏秀憂心忡忡心知大勢已去,正當廉屏秀不知如何是好之時,唐其勢出現揮刀就想殺死廉屏秀,之前唐其勢命令廉屏秀入皇宮救出摩珂,廉屏秀非但不聽唐其勢的命令,反而射箭毒害摩珂,唐其勢得知消息怒不可遏,找到廉屏秀就想痛下殺手,廉屏秀沒有料到唐其勢會出現,面色大變趕緊將摩珂並非答納失裡親生兒子的真相說了出來,唐其勢聽完廉屏秀的話如遭雷擊,半響過後依然無法接受事實。

奇皇后已經在宮中宣布了摩珂的真實身份,摩珂非答納失裡與元順帝的親生兒子,與皇族無一絲血緣關係,元順帝決定讓摩珂離開皇宮,奇皇后將摩珂帶到皇宮外面,叮囑徐尚宮帶著摩珂遠離京城。

摩珂其實是王裕與奇皇后的親生兒子,王裕的幾個手下已經知道了真相,幾人在屋外談起摩珂,王裕從一邊走了過來,得知摩珂是自己的親生兒子,王裕幾乎不敢接受事實。

摩珂離開皇宮,奇皇后的小兒子順利當上太子,伯顏與皇太后秘密商議除掉奇皇后,奇皇后也在計劃除掉伯顏與皇太后。


奇皇后第46集劇情

奇皇后公佈摩珂真實身份

廉屏秀準備暗殺摩珂,樸內官得知消息立即找到奇皇后,請求奇皇后保護摩珂,奇皇后得知摩珂其實就是她的親生兒子,心中百感交織,立即帶著手下人前往摩珂住處。

廉屏秀與幾個殺手趁機潛入宮中暗殺摩珂,摩珂逃到奇皇后不遠的地方之時,廉屏秀謊稱受唐其勢托咐帶摩珂出宮,摩珂並不知道唐其勢其實不是他的舅舅,在廉屏秀的哄騙下轉身往回走。

摩珂向前走了幾步,禿滿忽然出現當場,大聲提醒摩珂不要上廉屏秀的當,摩珂回過神來撒腿向奇皇后跑去,廉屏秀見到手的獵物跑了,立即拉弓向摩珂射出毒箭,摩珂中箭倒在奇皇后懷中,被奇皇后抱回屋中治傷,禿滿見奇皇后一改與摩珂敵視的立場,面色焦急為摩珂的傷勢擔心,心中只覺百思不解,找到樸內官詢問個中原因,樸內官認為不是時候把真相告訴給禿滿,因此並沒有將真相說出來。

廉屏秀離開皇宮與伯顏忽都見面,伯顏忽都得知摩珂已經中了毒箭,心中歡喜認定摩珂命不久矣。
元順帝得知摩珂遇襲,且宮中傳出是奇皇后暗殺摩珂,元順帝開始懷疑是奇皇后所為,奇皇后來到元順帝身邊,當場表示一定會找出暗殺摩珂的兇手。

翌日,元順帝上朝,太后與皇后趁機指責奇皇后暗殺摩珂,奇皇后胸有成竹面對二個女人的指責,拿出一枚皇后專屬戒指,戒指是暗殺當晚禿滿公公在現場拾到的,憑著戒指就可證明伯顏忽都皇后是暗殺行動的策劃者,伯顏忽都沒有料到被奇皇后抓到把柄,情急之下咬定是奇皇后拾到了她的戒指,奇皇后見伯顏忽都不認賬,立即透露暗殺當晚廉屏秀是主謀,之前徐尚宮曾經見過廉屏秀與伯顏忽都秘會。

為了證明自己說的是對的,奇皇后讓徐尚宮出面做證,徐尚宮當著眾人的面坦承之前確實見過伯顏忽都與廉屏秀見面,案件由此大白,伯顏忽都就是暗殺摩珂的策劃者,奇皇后毫不客氣命人押走了伯顏忽都。

王裕與燕飛秀在無主之地養傷,燕飛秀烤了一竄烤肉給王裕,二人未及盡情享用,唐其勢帶著幾個手下騎馬追殺過來,王裕與燕飛秀趕緊踏上馬車逃走,二人一個負責駕車一個負責坐在車後還擊追兵。

唐其勢帶著幾個手下一邊騎馬一邊向燕飛秀射箭,燕飛秀射落幾個敵人不幸被飛箭射中身體,王裕一路狂奔甩掉敵人,抱著燕飛秀來到路邊休息。

燕飛秀奄奄一息看著王裕,非常喜歡與王裕單獨相處的時光,由於傷勢過重,燕飛秀死在了王裕懷中,王裕與幾個手下草草掩埋燕飛秀,一名手下將燕飛秀的遺物送給王裕,王裕接過遺物方知燕飛秀一直對他情有獨鍾。

伯顏忽都策劃暗殺摩珂罪不可恕,元順帝寫下詔書讓奇皇后廢棄伯顏忽都的皇后身份,伯顏忽都被幾個宮人強行脫下皇后衣服,身著一襲白衣披頭散發示眾,得知自己被廢除皇后身份,伯顏忽都情緒失控向伯顏求助,伯顏無力幫助伯顏忽都,提醒伯顏忽都注重個人儀表,奇皇后宣讀完詔書,提醒伯顏忽都將會被流放到山村中終於不得外出。

伯顏忽都被士兵押入囚車離開京城,廉屏秀站在街邊觀察,眼見伯顏忽都失勢,廉屏秀憂心忡忡心知大勢已去,正當廉屏秀不知如何是好之時,唐其勢出現揮刀就想殺死廉屏秀,之前唐其勢命令廉屏秀入皇宮救出摩珂,廉屏秀非但不聽唐其勢的命令,反而射箭毒害摩珂,唐其勢得知消息怒不可遏,找到廉屏秀就想痛下殺手,廉屏秀沒有料到唐其勢會出現,面色大變趕緊將摩珂並非答納失裡親生兒子的真相說了出來,唐其勢聽完廉屏秀的話如遭雷擊,半響過後依然無法接受事實。

奇皇后已經在宮中宣布了摩珂的真實身份,摩珂非答納失裡與元順帝的親生兒子,與皇族無一絲血緣關係,元順帝決定讓摩珂離開皇宮,奇皇后將摩珂帶到皇宮外面,叮囑徐尚宮帶著摩珂遠離京城。

摩珂其實是王裕與奇皇后的親生兒子,王裕的幾個手下已經知道了真相,幾人在屋外談起摩珂,王裕從一邊走了過來,得知摩珂是自己的親生兒子,王裕幾乎不敢接受事實。

摩珂離開皇宮,奇皇后的小兒子順利當上太子,伯顏與皇太后秘密商議除掉奇皇后,奇皇后也在計劃除掉伯顏與皇太后。


奇皇后第48集劇情

奇皇后除掉伯顏

元順帝坐在龍床上養傷之時,徐尚宮來到床邊想向元順帝透露摩訶的真實身份,不等徐尚宮開口,奇皇后忽然來見元順帝,徐尚宮因為奇皇后到來不敢將真相說出來,改而將摩訶的死訊說了出來,奇皇后沒有料到自己的兒子摩訶會離開人世,心中升起悲痛痛苦萬分看著徐尚宮。

為了不讓徐尚宮再在元順帝面前胡言亂語,奇皇后命令手下人將徐尚宮趕出王宮,徐尚宮離去不久,奇皇后將元順帝帶到興德殿侍奉,表面上看起來奇皇后是侍奉元順帝,實際上是為了防備伯顏入侵興德殿。

伯顏忽都是伯顏的親戚,之前因為參與暗殺太子摩訶被罰配到山村生活,奇皇后早已對伯顏忽都恨之入骨,思前想後派出手下人樸不花來到山村殺害伯顏忽都。

伯顏忽都被帶出屋外依然不肯向樸不花屈服,樸不花見伯顏忽都臨死還口出狂言,心中來了火氣拎起毒藥往伯顏忽都嘴中灌,伯顏忽都喝下幾口毒藥毒發身亡,伯顏趕過來的時候伯顏忽都已經被擺放到木車上,看著伯顏忽都死不瞑目的模樣,伯顏下定決心入侵興德殿殺害奇皇后。

元順帝一覺睡醒發現自己身在興德殿,心中產生疑心以為宮中發生什麼叛亂,奇皇后見元順帝甦醒過來,趕緊將伯顏準備入侵興德殿的事情說了出來,元順帝半信半疑看著奇皇后,不太相信伯顏會造反,奇皇后見元順帝不相信她,只得當場發誓如果伯顏晚上不入侵興德殿她就出家為妮。

晚上伯顏帶了一夥士兵入侵興德殿,奇皇后泰然自若從屋中走出來面對伯顏,伯顏舉起大刀就想砍殺奇皇后,元順帝忽然從屋中走了出來,驚訝萬分質問伯顏為何入侵興德殿。

伯顏沒有料到元順帝會出現,一時之間遲疑不決不知是否斬殺奇皇后,脫脫本來就不同意伯顏殺害奇皇后,趁機低聲勸說伯顏收刀放過奇皇后。

伯顏在脫脫的勸說下改變主意,主動向元順帝下跪認錯,奇皇后沒有饒過伯顏,命令手下人將伯顏帶到牢中處置。

元順帝愛惜伯顏的才幹,來到牢中勸說伯顏不要再與奇皇后做對,伯顏心中升起一計,表面上佯裝接受元順帝的勸說,暗中繼續下定決心除掉奇皇后。

元順帝沒有察覺到伯顏心中所想,帶著伯顏來到王宮中與奇皇后見面,奇皇后並不願意跟伯顏和好,要求元順帝要么選她要么選伯顏,元順帝非常愛惜伯顏的才幹,同時也不願意捨棄奇皇后,權衡利弊乾脆二個人都不選擇。

伯顏見元順帝為難,裝摸作樣跪地向奇皇后認錯,發誓以後一定會好好保護奇皇后,雖然伯顏當眾認錯發誓,但奇皇后依然懷疑伯顏有二心,為了除掉伯顏,奇皇后與脫脫見面,請求脫脫晚上將伯顏引到宮中殺之。

伯顏也在密謀除掉奇皇后的計劃,要求脫脫帶著他入宮殺掉奇皇后,脫脫經過堅難的思想掙扎,決定幫奇皇后除掉叔父伯顏。

伯顏並不知道脫脫已經與奇皇后合作,當天晚上在脫脫的引領下來以宮殿中與奇皇后見面,奇皇后坐在大殿之上泰然自若飲茶,伯顏殺氣騰騰掏出寶劍企圖上前殺掉奇皇后,不等他來到奇皇后身邊,旁邊衝出一夥士兵,伯顏見旁邊埋伏著士兵,心中吃了一驚意識到了中了奇皇后的圈套,由於已經與奇皇后撕破了臉,伯顏索性揮劍與士兵們血戰,雖然他英勇善戰,但畢竟雙拳難敵人,傾刻功夫已是傷痕累累險象環生。

生死存亡之際,伯顏想起侄兒脫脫在大殿之外,脫脫聽到了伯顏的呼救聲,心中悲痛欲絕流下了流淚,在大義面前,脫脫更願意殺掉叔父伯顏,伯顏雖然忠心於國家,但卻忽視了體恤百姓疾苦,相比之下,奇皇后愛民如子才是最好的領導者。

在叔父伯顏的呼喊聲中,脫脫把心一橫,快步進屋掏劍刺死了伯顏,伯顏沒有料到脫脫會出手殺害他,臉上升起悲痛質問脫脫為何幫助奇皇后,脫脫已是心如刀割淚流滿面,提醒伯顏已經利益熏心走上了歪路,不等伯顏意識到自己確實犯了錯,脫脫繼續揮劍狠狠捅向伯顏,伯顏受傷過重倒在地上,元順帝聞訊而來悲痛欲絕扶起了伯顏,雖然伯顏有錯在先,但元順帝依然因為伯顏的去世悲痛欲絕。


奇皇后第49集劇情

骨朵是鷹泊首領

伯顏入宮企圖斬殺奇皇后,奇皇后已經在脫脫的提前通知做好了防範準備,伯顏來到宮中被奇皇后的手下伏擊,脫脫衝入大殿親手殺害了伯顏。

元順帝趕到大殿的時候,伯顏已經奄奄一息,元順帝將所有怒氣發洩到奇皇后身上,要求奇皇后去感業寺思過,奇皇后向感業寺走去的路上遇到了脫脫,脫脫希望能代替奇皇后受罪,之前他之所以殺掉伯顏,主要原因是伯顏在一本小冊子上列了一份必殺人員名單,名單裡面的人多數是百姓出身,脫脫一向反對伯顏為了個人目的傷害百姓,因此得到小冊子名單決定大義滅親殺掉伯顏。
雖然脫脫出示了伯顏的小冊子,奇皇后卻決定將所有罪責攬到自己身上。

離開王宮之前,奇皇后來到元順帝的住處面,希望能與元順帝道別,骨朵開門走了出來,毫不客氣提醒奇皇后不要再想見元順帝,奇皇后無可奈何轉身離去,皇太后忽然從一邊走了過來,幸災樂禍看著即將去感業寺思過的奇皇后。

奇皇后離去不久,元順帝悶悶不樂喝了很多酒,在醉意的驅使下來到殿上將所有官員召到身邊,要求所有官員必須聽命於他。

官員們見元順帝又喝了酒,人人惶恐不安生怕被元順帝斬殺,元順帝將寶劍當成拐杖使用,在官員們面前徘徊說著酒話,要求所有官員下跪示忠。

官員們懼怕元順帝的淫威紛紛跪地,唯獨脫脫挺立身子不願意下跪,元順帝見脫脫不願意下跪,心中升起疑問來到脫脫身邊,質問脫脫為何不下跪,脫脫面對元順帝泰然自若,不願意向一個喝醉酒的皇帝下跪,元順帝見脫脫敢於說真話,心中升起欣慰,責罵官員們一個個不如脫脫那樣敢於說真話,說到氣處元順帝聲稱要斬殺不敢說真話的官員,官員們一聽元順帝要殺人,人人惶恐不安如同面臨世界末日,眼看元順帝就要大開殺戒,皇太后忽然走了過來勸住了元順帝。

王裕潛伏在京城與鷹泊首領對抗,為了搞垮鷹泊集團的財力,王裕帶著手下人瘋生印刷假鈔,藉此擾亂破壞鷹泊財團的真鈔。
元順帝日愈思念奇皇后,脫脫來到元順帝身邊請辭,希望歸入山林隱姓埋名,請辭之前,脫脫勸說元順帝將奇皇后召回宮中,在脫脫的勸說下,元順帝來到感業寺探視奇皇后,奇皇后坐在佛堂下方一邊思過一邊讓主持擊打肩膀,元順帝看在眼中痛在心中,雖然開始疼惜奇皇后,但元順帝還是在骨朵的勸說下悄悄離開感業寺。

骨朵是鷹泊集團的首領,由於王裕發行假鈔擾亂了市場鈔票交易,骨朵決定向廉屏秀等人露出真實面目,廉屏秀沒有料到鷹泊首領就是骨朵,骨朵面色威嚴看著廉屏秀,提醒廉屏秀看了他的真面目要么選擇死,要么選擇忠於鷹泊集團,廉屏秀貪生怕死自然不會選擇死,老老實實加入鷹泊集團開始效忠骨朵。

元順帝無法割捨對奇皇后的愛,思前想後決定去感業寺召回奇皇后,奇皇后並不知道元順帝打算把她帶回宮中,晚上挨了懲罰奇皇后回到住處休息,元順帝走了進來替奇皇后在傷處擦試藥水,奇皇后感應到了擦試者並非之前的僕人,心中升起好奇扭頭看清了元順帝,元順帝沒有讓奇皇后繼續回頭,而是抱著奇皇后感受愛的氣息。

元順帝將奇皇后帶回宮中,當場宣布立奇皇后為皇后,官員們沒有料到元順帝會立奇皇后為皇后,所有人面色大變驚訝不解看著元順帝,尤其是皇太后,皇太后一直以來企圖培養自己的勢力廢除元順帝,元順帝忽然立奇皇后為皇后,無疑替自己增加了一份勢力,以後皇太后想廢除元順帝的話,自然得與奇皇后交鋒,因此一聽到元順帝要立奇皇后為皇后,皇太后立即提出異議,雖然皇太后提出異議,但元順帝依然堅持立奇皇后為皇后。

徐尚宮找到唐其勢,將摩訶是奇皇后與王裕兒子的真相說了出來,唐其勢聽完徐尚宮的話帶著一夥手下暗殺出宮的元順帝,眼看元順帝等人就要死在唐其勢手中,王裕等人蒙面出現襲擊唐其勢,奇皇后趁著唐其勢不防備出手射箭殺死了唐其勢,唐其勢臨死之前向元順帝說出摩訶的真實身份,元順帝不聽則已,一聽之下憤怒地看著奇皇后。


奇皇后第50集劇情

王裕被元順帝殺害

唐其勢帶著手下人暗殺元順帝,王裕帶著幾個手下襲擊唐其勢,奇皇后在混亂中彎弓搭箭射傷了唐其勢,唐其勢倒地向元順帝透露摩訶的身份,元順帝得知摩訶是奇皇后與王裕的兒子,臉上升起悲憤揮刀殺死了唐其勢。

幫助元順帝的王裕摘下了臉上的布紗,泰然自若面對元順帝,元順帝目光憤怒看著奇皇后與王裕,心中已對王裕產生了殺意。
思前想後,元順帝將心腹召到身邊,決定等到奇皇后封後的儀式結束就殺掉王裕。

當天晚上,元順帝出宮跟徐尚宮見面,手下人將徐尚宮帶到元順帝身邊,元順帝要求手下人退出數步,以便能跟徐尚宮談論秘事。
徐尚宮坦承摩訶就是奇皇后與王裕的兒子,元順帝見徐尚宮不像是說謊,心中愈發加深了對王裕的恨意。

封後儀式轉眼到來,皇宮上下張燈結彩,文武百官整齊列隊恭迎奇皇后,奇皇后從百官正中向前緩緩行走,來到王裕面前面色悲痛看著王裕。

封後儀式結束,皇太后在后宮大發雷霆,當著手下人的面扔砸瓷器,皇太后一直以來就反對奇皇后成為皇后,如今元順帝不顧皇太后的反對封奇皇后為皇后,皇太后又氣又急只能在后宮發洩內心憤怒。

王裕與二個手下離開王宮打算出宮,三人走出一座城樓被元順帝帶兵攔住,元順帝的出現意味著王裕必須受死,跟隨王裕多年的武將斑點一馬當先向元順帝衝了過去,蹲在元順帝面前的弓箭手立即開弓射向斑點,斑點身中數箭不以為然,咆哮幾聲揮劍砍斷身體上的箭尾,繼續揮劍向著元順帝衝了過去,蹲在元順帝面前的弓箭手再次搭箭射擊,斑點身中數箭倒在血泊中。

王裕與另一個手下見斑點戰死,二人悲痛欲絕向元順帝衝了過去,二人的下場跟斑點一樣,最終死在了元順帝的手中。

奇皇后聞訊趕來為王裕做最後的送別,王裕與二個手下並排躺在地上已經死去多時,奇皇后抱住王裕失聲痛哭,王裕曾是她付出真心的愛人,如今成了一具屍體不言不笑,這讓奇皇后無論如何也無法接受事實。

哭過之後,奇皇后將憤怒轉移到了元順帝身上,如果不是元順帝有意殺害王裕,王裕早就平安回到高麗稱王了,為了找元順帝好好理論,奇皇后怒氣沖沖向元順帝居住宮殿走了過去,路上脫脫出現拉下了奇皇后,勸說奇皇后不要與元順帝鬧翻,如今奇皇后已經貴為皇后,勢力跟元順帝不相上下,如果二人發生矛盾的話,無疑會導致王宮分為二派。

元順帝再次酗酒趴在案前昏睡,骨朵來到元順帝面前,臉上升起得意洋洋的神色,躡手躡腳拿起玉璽在一張紙上蓋下印章,紙上的內容是委任一些骨朵的心腹當上大官,骨朵的手下生怕元順帝甦醒過來會記起不是自己在紙上蓋下印章,骨朵伴隨元順帝多年,絲毫不為印章的事情擔心,元順帝醉酒醒過來之後就算懷疑印章不是他自己蓋,一定會以為是他自己喝醉了酒糊亂蓋下的印章。

奇皇后與幾個手下人在商討鷹泊首領的事情,回想之前宮中發生的種種事情,奇皇后恍然大悟意識到了鷹泊首領一定藏在王宮之中。
為了證明自己的猜測是對的,奇皇后與幾個手下穿著鷹泊商團的會服,來到一處屋簷跟廉屏秀等人見面,廉屏秀見奇皇后戴著鷹泊首領的面具,還以為奇皇后就是鷹泊首領,奇皇后站在屋簷下方沒有說話,幾個手下站在她的身邊一聲不吭注視著廉屏秀。

廉屏秀正想跟奇皇后交談的時候,真正的鷹泊首領在幾個手下的伴隨下從院子外面走了進來,廉屏秀沒有料到又來了一幫鷹泊商團的人,臉上升起驚恐時而看看奇皇后,時而向身後的鷹泊首領看過去,真正的鷹泊首領見有人敢冒充他,立即使出手勢暗號向唐其勢示意,唐其勢見真正的鷹泊首領使出手勢暗號,趕緊退到真正的鷹泊首領身邊。

奇皇后見唐其勢認出了真正的鷹泊首領,泰然自若摘下了臉上的面具,跟著奇皇后一起來的幾個手下人也相繼摘下了臉上的面具,廉屏秀見假冒的鷹泊首領由奇皇后所扮,臉上立即升起了驚訝的神色。

奇皇后早就帶來了許多手下埋太在周圍,雖然露出了真面目,但並沒有露出過多的恐慌,而是鎮靜自若殺氣騰騰看著廉屏秀等人。
(圖文源自網路-官網等-純分享-如有不妥請告知取下)

 

[電視劇] 奇皇后劇情1-51集(全)分集介紹,人物介紹

 

 

奇皇后結局奇皇后劇情第1-51集奇皇后劇情分集介紹1~40集奇皇后劇情第一集奇皇后劇情第40集奇皇后結局劇情分集介紹奇皇后劇情介紹奇皇后劇情大綱奇皇后劇情大綱奇皇后分集劇情奇皇后劇情第1集奇皇后第2集劇情奇皇后第3集劇情奇皇后第12集劇情奇皇后第15集劇情奇皇后第25集劇情奇皇后第26集劇情奇皇后第27集奇皇后第28集劇情劇情奇皇后第18集劇情奇皇后第20集奇皇后第29集奇皇后第31 32 33 34 35 36 37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結局集劇情劇情劇情奇皇后第23集劇情奇皇后第30集劇情奇皇后第38集劇情奇皇后第45集劇情奇承娘(奇皇后)-河智苑、少年:玄升玟脫脫奇皇后答納失里-白珍熙伯顏-金英浩妥懽的皇后王裕-朱鎮模、少年:安道奎妥懽(元順帝)-池昌旭奇承娘(奇皇后)-河智苑、少年:玄升玟脫脫奇皇后答納失里-白珍熙伯顏-金英浩妥懽的皇后王裕-朱鎮模、少年:安道奎妥懽(元順帝)-池昌旭奇承娘(奇皇后)-河智苑、少年:玄升玟脫脫奇皇后答納失里-白珍熙伯顏-金英浩妥懽的皇后王裕-朱鎮模、少年:安道奎妥懽(元順帝)-池昌旭

, ,
創作者介紹

宅女愛看戲

elsa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